|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彭咏梧、江姐夫妻英烈的战斗岁月

彭咏梧、江姐夫妻英烈的战斗岁月

关键词:彭咏梧,江姐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奉节在线
  • 电 话:
  • 网 址:http://www.fengjie.ccoo.cn/
  • 感谢 fengjie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770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彭咏梧篇

QQ图片20120913111636.png


  1947年10月,中共川东临委在重庆成立,彭咏梧任临委委员兼下川东地工委副书记。11月,受党组织的委派,彭咏梧带领妻子江竹筠(江姐)和共产党员吴子见去下川东农村开展武装斗争,开辟第二战场。随后,组建起川东民主联军下川东纵队(后改名中共川东游击纵队),赵唯任司令员,彭咏梧任政委。
  
  1948年1月8日,川东民主联军下川东纵队奉(节)大(巫溪)巫(山)支队在彭咏梧的组织领导下,正式举行奉大巫起义,揭开了解放战争时期上下川东大规模武装斗争的序幕。游击队先后袭击云阳县南溪镇、巫溪县西宁桥乡公所,共缴获机枪1挺、步枪79支、手枪6支,步枪和机枪子弹2000发,布匹12挑及现金,打伤刚卸任的南溪乡长胡卓人(次日死亡),俘虏新上任的乡长刘文朗。随后,攻打云阳县南溪镇和巫溪西宁桥的两支游击队伍在奉节县青莲乡铜钱垭胜利会师。游击队伍又在铜钱垭以零伤亡伏击“追剿”的奉节县保安中队,缴获轻机枪1挺,马枪2支,俘虏了敌保安中队副中队长余志和一名士兵。
  
  党领导的奉大巫起义大获全胜,敌人十分惊恐。蒋介石亲自下令调大军“围剿”这支百余人的游击队伍。
  
  分兵
  
  铜钱垭一仗获胜后,游击队得到了短暂的休整时间,130多个游击队员全部集结到老寨子整训两天。

QQ图片20120913111652.png

1947年川东游击队在这里成立


  老寨子在奉节县青莲乡西北30多里的高山上,海拔1500米,是方圆百里群山的主峰。老寨子实际上是个荒寨子,寨上只有一户姓杨的贫农,为了躲壮丁,逃到这里,搭一间破屋,开两三分荒地。
  
  时逢隆冬季节,游击队伍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袭击云阳南溪的带来了长枪、短枪;攻打巫溪西宁桥的带来了枪支弹药;在奉节铜钱垭打伏击的队伍带来了缴获的枪支马匹。彭咏梧作为游击纵队兼支队的负责人,主持会议。他先请大家默哀,沉痛悼念在尹家箭楼受挫突围时,为掩护其他战友逃生而牺牲的谢国茂、史明松、陈义正、黎凡、张德芳、李治保、廖开洪等8位战友。
  
  整训会议正式开始后,彭咏梧总结了奉大巫起义的成绩:达到了上级对武装起义的初步要求,国民党政权上至蒋介石下至乡保长,对这支小小的游击队都不敢掉以轻心。武装起义所取得的成绩,是同志们以多年扎实的工作及鲜血生命换来的,应大加表扬。但是,由于攻打南溪时,领队的同志违犯纪律,亮了“共产党游击队”的牌子,过早惊动了敌人,引来杀身之祸,要好好地吸取血的教训。
  
  紧接着,彭咏梧通报了敌情。他说:“《孙子兵法》讲‘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所谓知彼,就是要了解敌人,了解敌人的兵力,了解敌人的动向。我们的敌人,虽然被奉大巫起义打得惊恐万状,但都还未打趴下。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敌人调兵遣将,迅速调集了3个团的兵力,加上云奉巫3县保安中队等反动武装已陆续开往我游击队活动的据点青莲、昙花两乡,并在这两乡的东、南、西三面建起据点,妄图将游击队重重包围,从而窥测方向,发动攻势。”
  
  他最后说:“目前形势十分严峻,敌众我寡。好在我们已暂时跳出了敌军的包围圈,并在铜钱垭伏击战中给了他们一点教训,趁敌军还不清楚我们的行踪,更摸不透我们这支游击队的实力,对下一步怎么办,大家各抒己见,提出自己的主张,党工委再作最后的决定。”
  
  队员们发言十分踊跃,有的主张暂避一时,转移出游击区;有的主张杀回马枪,拼个你死我活。彭咏梧与奉大巫工委的同志经过研究,决定采用“转移外线,扎下根来,杀回马枪”的御敌方针,及时让游击队突出重围,转移至外线,找个地方扎下根来,然后寻找敌人的弱点,趁其不备以杀回马枪的方式,给以迅猛一击。
  
  但是,到哪里扎根呢?经过大家讨论决定:向北,去巫溪县红池坝。
  
  为了摆脱敌人从云奉巫三面对游击队的包围,彭咏梧等决定将游击支队整编为两个大队,分头冲破敌军包围圈,跳出外线,实现扎根方针。分兵转移前,彭咏梧对第1大队和第2大队的工作,均做了周密部署和安排。第1大队是游击队的基干队伍,由彭咏梧亲自带队。队员多是盐场、煤矿的工人和青年农民,共有47人,其中有10多个共产党员。奉大巫工委书记蒋仁凤调任游击纵队参谋长。一大队转移的目的地是红池坝,那里不仅攻守两利,还便于吸收大宁河的船工、矿工参加游击队。由于红池坝靠近鄂西北和陕南,游击队更容易向外扩展,以那里作游击根据地,比青莲乡一带更加有利。
  
  第2大队大部出身绿林武装,由吴伦璧、宋海清等带领的游击中队组成,共83人。吴、宋两人在思想上不大统一,没有发展党员,政治工作基础差。彭咏梧便派奉大巫工委副书记卢光特、委员吴子见以党代表身份随队工作。这一队的任务,是把80多人的队伍拉到云阳农坝乡,与纵队司令员赵唯领导的巴北游击支队会合。
  
  部署工作结束后,彭咏梧高兴地对卢光特、吴子见说:“这样一来,下川东的武装斗争就可以全面展开,长江南北两岸互相策应,我们就能更好地打击敌人、牵制敌军,向川东临委交一份圆满的答卷。”
  
  彭咏梧在分兵出发前,特别把支队司令员陈太侯暂时留下来,指示他在青莲、昙花、大寨乡一带集结尚未到老寨子的游击队员,同时筹办后勤物资,然后带到巫溪汤家坝,再运上红池坝,以加强游击队实力。他还指示贺德明和肖克成等人转移到巫溪县上磺乡和巫山县长溪河,与卢光福、卢少衡等一起相机进行活动。
  
  送别众人离开老寨子时,彭咏梧又嘱咐道:“请记住你们入党宣誓时的誓言,作为共产党员,不管在战场上或工作中,都应为党的事业,为人民的解放,战斗到底!”
  
  转移
  
  1948年1月15日下午,彭咏梧带着第1大队的战友从老寨子出发,向北往红池坝进发。随队的纵队参谋长蒋仁凤原本提出夜行军,以免让敌军侦察到游击队的行踪进行追击。但侦察员前来报告:“敌人还在青莲乡大肆放火杀人,到处清查游击队,糟害游击队的家属。”彭咏梧果断地做出决定:“白天走!把我们的行踪告诉敌人,不能再让游击队的家属和当地老百姓受这些坏蛋的糟害了!”
  
  队伍从老寨子向东北出发,故意往有敌军驻扎的竹园坪走,走了10多里,便停止前进,在石峡子一座箭楼内住下来。入夜,老寨子山上火焰冲天。原来,凶残的敌人追至扑空,放火焚烧了那间破屋。
  
  队伍继续往红池坝进发,过了奉节县平安槽,又爬上十王庙。连夜行军,大家又累又饿,遂决定进庙休整,暂时隐蔽,晚上再走。
  
  庙里当家的叶和尚双手合十,夸大其词地说:“阿弥陀佛!昨天下午,一营国军由田营长带队上山,就住在庙后一两里远的乡民代表许鹏飞家里,保长的儿子许汝太也在一起。他们随时进出庙内,晚上还来庙里借过煮饭的用具,你们方便吗?”

QQ图片20120913111702.png

彭咏梧


  彭咏梧派人去侦察,许鹏飞家果然有不少敌军住着,万一发生战斗,十王庙虽有坚固的石壁可以防守,但敌众我寡,恐怕不利。他当即决定:“迅速转移,从庙侧的西北方向,穿密林上巫溪的鞍子山。”队伍不顾饥饿和疲劳,马上开始急行军。
  
  游击队伍离开十王庙后,心怀不轨的叶和尚紧跟着出了庙门,急忙来到许汝太的家,报告了游击队进庙休息的时间和离开后的去向。许汝太又连忙跑到许鹏飞家,向住在那里的国民党军581团3营加强连连长陈士效告密,邀功请赏。
  
  陈士效喜出望外,立即下令:“追!”敌军追到黑沟墙,打探游击队的去向时,当地一个姓李的地头蛇,不但向敌军报告了游击队正在暗洞包休息、煮饭吃等情况,而且还详细介绍了暗洞包的地形。于是,敌军兵分3路,从左右包抄,将游击队团团围住。
  
  此刻,彭咏梧带领的游击队正在暗洞包农民杨代金屋里煮红苕和包谷羹充饥。人多锅小,煮好第一锅,因不够40多人吃,正在煮第二锅。
  
  “啪——”突然传来哨兵的信号枪声。“有情况!”彭咏梧话音刚落,敌军的各种枪弹,一下子都响起来。敌军向游击队所在的农舍进攻了,一路直冲农舍正面,另一路从侧面抄袭。一时间,枪声密集,攻势猛烈,房屋和道路都已被敌军火力封锁。
  
  稍过一阵,枪声稀疏了,彭咏梧和战友们开始组织突围。
  
  殉难
  
  这家农户的屋前,是一坡收过庄稼后的空地,只要游击队员跑下坡地,进入树林,再直下过深涧,进入对面巫溪的大山,就可安全脱离危险。
  
  房屋的左面,是两三百米长的斜坡,跨过一个小沟,向上爬十二三米后,又是两三米陡的坎子,上面便是一条小路,路边就是树林。游击队员如果进入漫山遍野的树林,敌人要找到他们,就像大海捞针。但敌人的火力可以从两边把路封锁住,游击队员要从这边突围,路虽不长,但每前进一步,都可能付出血的代价。
  
  千钧一发之际,游击队按三五人一组进行分头突围。王庸等向屋前突围的游击队员们,都先后胜利地冲出了敌人的包围,没有任何伤亡。
  
  彭咏梧带着刚入伍的青年队员小刘和小熊,从厨房门冲出去,冒着枪林弹雨,往斜坡突围。他们不顾子弹在四周呼啸,冲过小沟,冲上陡坎,跑上小路,一脚踏进树林。忽然,小刘在彭咏梧身后大叫一声“哎哟”中弹负伤,滚下陡坡。彭咏梧毫不犹豫,转身三脚两步跳下陡坎,扶起伤员,使出全身力气将他往坎上送。敌人的火力更加猛烈,小刘捂着胸前的伤口,断断续续地说:“政委……别管我!”彭咏梧回头一看,从正面突围的战友,多已冲下坡地脱离了险境。疯狂的敌人,一看这条小路还有游击队员在活动,所有的火力便对着他们射击过来。彭咏梧急忙命令刚从树林边爬起身的小熊:“快卧倒!”就在这时,只见彭咏梧一个踉跄,一下子扑倒在一块大石头边,鲜血从他的腿上、胸前汩汩地往外流淌……
  
  在这生命攸关的时刻,彭咏梧费力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纸条,急促地对树林边的小熊说:“这……这是一个去云阳接关系的地址和暗号,你……你拿去交……给突围出去的领导同志……”但此时敌人的火力更猛,小熊根本抬不起头,更无法伸出手来拿纸条。情况万分危急,彭咏梧毅然把纸条塞进嘴里咽下肚去。

QQ图片20120913111711.png

彭咏梧牺牲的地方


  彭咏梧牺牲了,敌人蜂拥而上。敌连长发现了穿皮袍、戴手表、梳分头的彭咏梧,凭着阅历,他认定这不是一般的游击队员,于是残暴地下令砍下了彭咏梧的头。.
  
  彭咏梧身上穿的这件皮袍还是他离开重庆来下川东时,一个地下党同志见他肺病复发,专门送给他挡风雪御严寒的。
  
  事后,陈士效从一个被俘的软骨头口中得知,这个人就是上峰通缉的游击队政委彭咏梧,顿时欣喜若狂。他让人把彭咏梧的头颅挑到五六十里外的奉节竹园坪城楼上示众。
  
  顶罪
  
  竹园坪,是奉节通巫溪的必经之道,南来北往的商旅路人,看到城楼上高悬的英雄头颅,无不掬下一把热泪。彭咏梧的战斗事迹,也很快由奉节向巫溪乃至大巴山的深谷高峰,四处传颂。

QQ图片20120913111720.png

竹园镇,又名竹园坪


  蹊跷的是,几天以后,彭咏梧的头颅不见了,而竹园坪场上对面高高的宝塔梁上,却增添了一座新坟。“游击队政委的断头搬了家!”在小小的竹园坪,一下子成了爆炸性新闻。
  
  驻扎在竹园坪的国民党军581团也炸了窝。他们断定:“ 竹园坪场上一定有人‘通共’,竟敢把枭首示众的人头搬了家。挖地三尺,也要弄个水落石出!”于是,荷枪实弹的军警如临大敌,在场上挨家挨户翻箱倒柜,对过往行人也是既盘问又搜身,折腾得日夜不安、鸡犬不宁。
  
  搜查到第三天早晨,场上的国民党军警刚解除宵禁,一个60多岁的老人,挑一担水桶,走到国军驻地的小学校门口,要见驻军的“大老总”,遭到校门口的军警阻拦。老人理直气壮地说:“我来投案!你们挂在场头城楼子上示众的人头,是我搬上山的。”听了老人的话,军警哪敢怠慢,立即将老人带进学校拘留,并由581团田营长进行审讯。
  
  老人姓李,当地人都叫他“李泡毛”,土生土长在竹园坪。他自幼父母双亡,稍长即在场上和附近打短工或卖苦力为生,无力娶妻成家。如今人老体衰,只得制一担水桶,从半里路外的水井挑水贩卖。
  
  田营长审问李泡毛:“你为啥把‘共党’要犯枭首示众的头,弄到山上去掩埋?”他把“要犯”二字说得很重。
  
  李泡毛的回答让营长啼笑皆非。他说:“啥子个‘要饭’不‘要饭’?人都死了,他还到哪里去要饭求施舍。长官呀!我劝你们莫要作孽,多少积点德给子孙吧!”
  
  田营长质问他是不是受共产党游击队的唆使?李老泡说:“今天来投案,这示众的人头搬上山埋葬了,全都是我一人所为,跟任何人无关。”他拍着胸膛说道,“好汉做事好汉当!要关、要罚、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我把求衣食的一担水桶都带来了,你们千万莫再去冤枉场上的好人,没日没夜折磨他们,放大家一马,我求求你了!”老人继而拱手作揖。
  
  既然李老泡来投案,也查不出他有任何政治背景,而共党游击队的头儿,被砍头示众,团里也报功领赏,总算干了一桩大事。于是,田营长代表581团宣布处分,并在场上张贴布告:查奉节县竹园镇刁民李泡毛,一贯游手好闲,无正当职业。当此戡乱建国之际,该民竟敢斗胆将匪首彭××示众人头,偷走掩埋,罪不容诛。念其能投案自首,特从轻发落,给以杖刑并罚做苦力,以儆效尤。
  
  陆军二四一师五八一团一营营长田××
  
  民国三十七年一月二十二日国民党的布告一出,竹园坪的老百姓便从白色恐怖中被解救出来。李泡毛在军营受杖刑挨了10军棍,又被罚苦力连续10天给驻军挑水。这天中午,他又去挑水,场上一位姓李的地下党员一看左右无人,急忙迎上去,并说道:“场上的老老少少都要谢谢你,真是救大家出火海啊!”
  
  尽管这个“一贯做好事修来世”的李泡毛之前被一位神秘人士动员去走这招“险棋”,但他也想解开心中的疑团:这城楼上示众的人头,到底是哪个吃了豹子胆,将他夺走搬上山的?来人说:“这一天终会来的!”
  
  两人会心一笑。
  
  葬头
  
  那么,这吃了豹子胆敢夺头、葬头的人,到底是谁呢?
  
  这还得从彭咏梧等人突围那天说起。突围时,彭咏梧为救战友壮烈牺牲后,跟随他的小熊终于突出重围,迅速离开鞍子山往云阳方向走。途中,他凑巧遇见了正在转移的女战友昌秀。昌秀会使双枪,是在江姐教育下于青莲乡参加游击队的。由于她有勇有谋又会左右开弓打双枪,是游击支队里出了名的“双枪女将”。两人相见后,小熊满含悲愤,讲述了彭政委带领他们突围,为救刚入伍的小刘而壮烈牺牲的情景,“听说他被敌军割下头颅,正挂在竹园坪场上示众。”

QQ图片20120913111743.png

鞍子山突围战的见证人邹西河(中) 、李大云(右一)讲述彭咏梧英勇战斗的故事


  昌秀听完后,悲痛万分,立即和小熊商定,一起前往竹园坪去看个究竟。如果彭政委的头真的挂在场上示众,她凭着双枪,冒死也要把彭政委的人头夺回来。
  
  两人在黄昏时分赶到了竹园坪。暮色中,只见城楼外还有老百姓在远远伫立,翘首凭吊城楼上由敌哨兵监守的英雄亡灵,有的悲愤,有的饮泣。两眼喷火的昌秀强压悲痛,低声对小熊说:“我去上场口城楼找彭政委的……”她难过得说不出那个“头”字,只用手使劲指指自己的脑袋。她叮嘱小熊:“你守住这下场口,有机会就干掉两三个,给政委报仇!”随后,两人分道疾行。
  
  夜幕掩映下,昌秀悄悄奔向上场口的城楼。借着点点星光,她终于看到装着血糊糊人头的竹笼,斜挂在竹竿上,被寒风吹得不住地晃动。昌秀不禁悲从心来,“扑咚”一声跪倒在地,仰天长啸:“彭政委——”敌哨兵听到声响,吓了一大跳,一边忙拉枪栓,一边战战兢兢地问:“下面是哪个?你想干啥子?”
  
  “是你祖上八辈的姑奶奶!”昌秀大声武气地答话,旋即飞身站起,双手一抬,只听“叭!叭!”两枪,一枪打断挂人头的竹竿,一枪打熄吊在城楼上的孤灯。装着人头的竹笼应声掉落,昌秀双手接住,紧紧抱在怀中。
  
  敌哨兵这才明白有人两枪夺走了人头,吓得向敌指挥部方向惊呼:“来人呀!快来人呀!”第二天黎明,在宝塔梁上,小熊将埋葬人头的土坑挖好。晨光熹微中,一位曾在青莲乡游击区得到江姐照顾的老奶奶,拿着江姐送给她御寒的长围巾,出现在昌秀和小熊面前。彭咏梧的头颅,用江姐的围巾裹着,终于入土了。
  
  3人倒地跪拜,立誓待解放后再来安葬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彭政委……
 

                         江姐篇

   

  1948年春节前,江姐回重庆向川东临委汇报完工作,随即带领由组织上新派到川东游击纵队工作的杨建成、刘本德、罗曙南和女同志周毅,并提着特制的装着党的文件和进步报刊的夹层皮箱,背着医药用品,又离开重庆,乘轮船向下川东进发。船到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后,他们再改乘木船,到达云阳县城下游龙洞乡董家坝的彭咏梧外婆家。按照原计划,彭咏梧派的人,将会来这里接他们到游击根据地去。

01.jpg


  噩耗
  
  过了好几天,江姐终于盼来了奉大巫工委副书记卢光特。工委委员吴子见也遵照彭咏梧生前的嘱咐,按约定的时间来到接头地点。这一天,吃过晚饭后,江姐把卢光特和吴子见叫到低矮的楼上,在暗淡的油灯下,她关心地询问彭咏梧带领游击队起义后的情况,紧接着又问:“四哥他现在在哪里?”多年来,江姐一直亲昵地称呼彭咏梧为“四哥”。
  
  卢、吴两人对望一眼,吴子见低声说:“江姐!你要坚强些。”江姐说:“你们应相信我,一切打击我都挺得住!”两人只好向江姐讲述了事情的原委:彭咏梧在奉巫边境的鞍子山
  
  黑沟埫暗洞包被“追剿”游击队的敌军包围,突围时为救战友壮烈捐躯。残暴的敌人还割下他的头颅,挂在奉节县竹园坪城楼上示众。
  
  得知噩耗,江姐悲痛万分,差点晕了过去。略一镇静,她向两人说:“请你们出去一下,让我独自呆一会儿。”时间过了好一阵,江姐走出屋来,走到同志们中间,她含着热泪说:“老彭牺牲了,我们不能总是悲痛,要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踏着老彭的血迹,拼上最后一口气,同反动派干到底!这几天,我们重新学习了《挺进报》刊登的毛主席报告《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报告结尾的话,对我们极有教益。”她用有力的语调复诵着报告的结尾:“我们清醒地知道,在我们的前进道路上,还会有种种障碍,种种困难,我们应当准备对付一切内外敌人的最大限度的抵抗和挣扎……我们的力量是无敌的……曙光就在前面,我们应当努力。”
  
  第二天,江姐早早整理好行装,然后对重庆来的3位男同志说:“老彭为革命捐躯了,估计大巴山游击区要乱一阵子,你们3人就随小吴到长江南岸七曜山刘孟伉领导的游击支队工作吧,把药品和油印工具带上,用得着。”
  
  她把从重庆带来的那只皮箱交给他们,在云阳南岸新津口码头分手时,江姐又对吴子见说:“我是不会离开下川东的,你们在南岸工作要谨慎,要注意隐蔽,扎扎实实做群众的组织工作。”
  
  随后,江姐带领卢光特和周毅水陆兼程赶回万县。到达万县,她将周毅暂时留在党的地下交通员、和成银行襄理李承林家后,就和卢光特一起上重庆,向川东临委汇报彭咏梧遇害的情况。
  
  待命
  
  1948年的春节刚过,江姐再次告别山城重庆,重返下川东。到达万县后,她急于想去奉大巫游击地区,完成丈夫的遗愿。但那边风声太紧,敌人正调集大批兵力,在游击地区的奉节县青莲乡、昙花乡一带烧杀掳掠。白色恐怖加剧,她暂时是不能去了。

02.png

江姐为游击队运送文件和药品的皮箱


  江姐便向川东临委和设在万县的下川东地工委请求去川东游击纵队的巴北支队。巴北支队由纵队司令员赵唯兼司令员,李汝为任政委。但支队于去年除夕前在云阳农坝乡举行武装起义后,立即遭到国民党军队的“围剿”,赵唯的家被烧毁,李汝为被捕后在农坝乡遭公开杀害,游击队已化整为零进行分散游击。江姐对巴北支队活动的地区人生地不熟,又是女同志,更不好栖身。
  
  组织上曾打算让江姐去云奉南岸七曜山,那是川东游击纵队七南支队活动的地区,吴子见带领杨建成、刘本德和罗曙南正在当地开展工作。但敌人对这一地区已加紧防范,江姐要去也不易立足。
  
  组织上还考虑派江姐和卢光特一起,经湖北宜昌去大别山解放区,引一支解放军部队从鄂西进入下川东的巫山、巫溪。但当前卢光特正负责重庆与万县之间(即川东临委与下川东地工委之间)的上下交通联络,一时抽不出身,要等老卢完成任务后,才能实行这一计划。
  
  于是,江姐在万县待命,等待机会。但为了安全,必须找个职业作掩护。

03.jpg

万县地方法院旧址


  起先,通过万县地下党的关系,江姐在大佛寺小学找了一席教职,由她和留在万县的周毅共同担任。后来,她又通过四川大学的同学廖某,在万县地方法院谋得一个雇员职位。然后,她搬进两层桥地方法院宿舍,日常与法官为伍,掩护下来,江姐根据川东临委和下川东地工委的安排,参加万县县委的工作,与县委书记雷震、副书记李青林保持着密切联系。
  
  被捕
  
  1948年4月,中共重庆市委机关报《挺进报》被敌人侦破。国民党重庆行辕二处的特务以《挺进报》为突破口,在重庆先后逮捕了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副书记冉益智。刘、冉二人贪生怕死,相继叛变,争着向敌人出卖共产党组织。很快,一股血雨腥风向万县这个下川东重镇袭卷而来。
  
  6月中旬,江姐在万县收到一张卢光特从重庆带给她的纸条,上面写道:“渝地瘟疫流行,友人住院,谨防传染。”江姐明白重庆党组织一定出了大问题,立即做好应变准备。首先,她设法通知在大佛寺小学教书的周毅尽快离开万县,并亲自置备行装,送其上船。临别时,她握住对方的手,鼓励她说:“你要继续坚持革命斗争,到时候组织上一定会找到你!”
  
  接着,江姐又寄走了端午前夕写给重庆亲人的信,信中写道:“我知道我该怎样活着……活人可以在活人的心中死去,死人也可以在活人心中活着。”她已下定决心,要像丈夫那样,在最困难的地方和最危险的时候战斗下去,直到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做一个永远活在活人心中的人。

04.jpg

江姐入读国立四川大学时的入学登记表


  就在江姐寄走这封信的6月11日上午,叛徒冉益智引着一批从重庆专程来到万县的特务,在杨家街口码头看端午节龙舟竞渡的人群中,抓捕了下川东地工委书记涂孝文。涂很快叛变,出卖了万县、开县(今重庆市开州区)和湖北宜昌的大批共产党人。万县县委书记雷震、副书记李青林和江姐都是特务要抓捕的“共党要犯”。
  
  6月12日,雷震没回家。6月13日,雷震仍没回家。江姐心中断定雷震是被捕了。她做好了离开万县的准备。
  
  6月14日晨,她给四川大学的一位同志写了封信,说她“想回川大”。此信后来由一位朋友代寄到成都,只是信内附加了一张字条:“我们是笔者的同事。”
  
  6月14日午饭后,江姐趁同事们在睡午觉,从万县地方法院出来,准备去找个可靠的交通员,给长江南岸百里外龙驹坝的地工委委员唐虚谷带信,告知他这几天万县的气氛不大对,要特别注意提高警惕。
  
  刚跨上马路,没走几步,突然听到有人叫她“江姐!”听声音很熟。她回头一看,原来是冉益智。冉益智急步上前,过分亲热地对江姐说:“你好啊!”
  
  江姐心里一怔,问:“你怎么到万县来了?”“哎呀,我专门找你来了!”“找我?”“是呀!三哥他叫我……”江姐心中浮起阵阵疑团,这个冉益智是重庆市委副书记,因工作关系,在重庆曾与彭咏梧有过交往。但下川东地工委直属川东临委领导,重庆市委与下川东地工委在组织上和工作上都没有任何联系。现在这个人突然来万县找自己做什么?江姐马上警觉起来。
  
  “哪个三哥?”江姐边说边往前走。姓冉的挡住江姐:“你问哪个三哥?嘿嘿,老王呀!”
  
  江姐大吃一惊。按照党的地下工作纪律,在大街闹市绝对不许交谈党的任何事情,更何况把川东临委书记王璞直接提出来。江姐突然想到卢光特从重庆带来的纸条,她觉得姓冉的肯定有问题。
  
  “啥子老王、老张,我不认得!”江姐回答得斩钉截铁。
  
  冉益智终于原形毕露,伸开双臂,将江姐拦住:“你等等,我找你有话说……”江姐掀开他,愤恨地说:“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啥?”
  
  正在这时,周围突然涌上来几个穿美制米黄色咔叽军装的武装特务。江姐完全明白了,她挣脱特务的手,走向冉益智,伸出手使劲打了他一记耳光,满脸的鄙夷化作一声痛骂:“狗!”
  
  江姐被逮捕后,先关押在特务住的佛兰西旅馆,很快又秘密转押到附近由中统专门设立的特务机关万县特委会,最后押往不远处的万县警察局。紧接着,江姐和所有被捕的同志被带上“民贵号”客轮,押解到国民党政府的重庆行辕。
  
  赤子
  
  江姐被特务押解到重庆后,先在重庆行辕二处受过刑讯,后又被关进歌乐山下的重庆渣滓洞监狱,更是刑讯不断。因为叛徒涂孝文出卖下川东地县领导人时,对游击地区的组织及领导佯称不知,完全推卸在已牺牲的彭咏梧身上。当重庆行辕二处处长徐远举弄清了江姐是彭咏梧的妻子和助手后,就妄图从她口中打开缺口,以掌握有关下川东游击队暴动的种种情况,便亲自对江姐进行审讯。

05.jpg

重庆渣滓洞监狱


  在刑讯室里,徐远举先是对江姐劝降:“今天是叫你来交组织的,你不要怕,我们知道,你一个妇女起不了多大作用。只要把组织交了,就给你自新。取保释放可以,参加我们的工作也可以。”接着他提了一大堆问题:“你在下川东干什么?你的丈夫是谁?你是哪一个领导的?你又领导哪些人?有多少武器弹药?”
  
  江姐回答道:“我在万县地方法院当小职员,只身一人,不懂什么组织不组织,领导不领导,根本谈不到这些事。你们应该马上释放我。”
  
  徐远举威胁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明白。到这里来不交组织是出不去的。冉益智、涂孝文你知道么?彭咏梧是你什么人?”他一连又提了10多个问题,江姐一概回答“不知道”“不认识”。后来对这类重复的审问,她干脆不予回答。
  
  徐远举凶相毕露,指着各种刑具大叫道:“你看这是些什么东西?今天你不交待组织就不行,一定要强迫你交。”江姐回答说:“什么行不行,不行又怎么样?我没有组织,马上砍我的头也砍不出组织来!”
  
  徐远举下令用刑,用竹筷子夹手指,江姐几次痛得昏死过去,特务又用凉水一次次把她浇醒。她依然吐字清晰地回答:“你们可以弄断我的手,杀我的头。要组织没有!”
  
  特务们不甘心失败,喊来叛徒涂孝文与她当面对质。涂孝文见江竹筠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仍然正气凛然,不禁自惭形秽,迟迟说不出话来。江姐一见叛徒就痛骂:“你这条恶狗乱咬人……你陷害好人,我变鬼也要找你算账!”
  
  江姐宁死不屈与敌人做斗争的英勇行为,得到了渣滓洞16间男牢房和两间女牢房共200多位难友的敬佩。就在江姐受重刑的晚上,渣滓洞各牢房自发地展开慰问活动,有的送来慰问品,有的送来慰问信和诗篇。
  
  一首献给江姐的诗写道:
  
  你是丹娘的化身,
  
  你是苏菲娅的精灵,
  
  不,你就是你——
  
  你是中华儿女革命的典型。
  
  另一首献诗的最后一部分:
  
  可以使皮肉烧焦,
  
  可以使筋骨折断;
  
  铁的棍子,
  
  木的杠子,
  
  撬不开紧咬着的嘴唇,
  
  ——那是千百个战士的安全线啊!
  
  用刺刀来切剖胸腹吧,
  
  挖得出来的——
  
  也只有又红又热的心肝!
  
  楼二室全体男难友给江姐写了封信:
  
  亲爱的江姐:
  
  多次的严刑拷问,并没有能使你屈服。我们深深地知道,一切毒刑对那些懦夫和软弱的人,才会有效;对于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它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
  
  当我们被提出审讯的时候,当我们咀嚼着两餐霉米饭的时候,当我们半夜被竹梆声惊醒过来,听着歌乐山上狂风呼啸的时候,我们想起了你,亲爱的江姐!
  
  我们向你保证:在敌人面前,不软弱,不动摇,决不投降,像你一样勇敢、坚强……
  
  江姐读着诗和信,心情无比激动,由于受刑后手还不能动,就请同室难友曾紫霞帮她写了回信。江姐一边说,小曾一边写:
  
  ……毒刑是太小的考验……筷子是竹子做的。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的!……
  
  1949年1月16目,狱中难友为纪念彭咏梧烈士牺性一周年,在渣滓洞举办慰问江姐的活动。这一天,男牢房的所有难友停止唱歌,给江姐写了慰问信:
  
  敬爱的江姐:
  
  咏梧同志牺牲整整一年了。人民胜利的消息是令人鼓舞的,这里面有彭咏梧的鲜血。我们将永远不忘。一定化悲痛为力量。祝健康,盼节哀!
  
  江姐事先不知道男牢房的活动,但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这天起床后,她特意扎了一朵小白花戴在头上,以表对亲人、战友的悼念。当接到男牢房的慰问信后,她很激动,回报大家的是一份有关总结教训的讨论大纲:一、被捕前的总结;二、被捕后的案情应付;三、狱中的学习。
  
  为此,难友们进行了深入思考。同时,白公馆的党组织也在就同一问题多次进行讨论。
  
  遗愿
  
  在渣滓洞监狱,江姐受尽了种种毒刑的折磨,但不论是竹筷子还是铁杠子,都撬不开这位女共产党员的嘴。
  
  1949年初秋,当英勇的人民解放军高奏挺进大西南的凯歌时,8月16日,女难友曾紫霞因多方营救,第二天就要出狱了。
  
  深夜,她轻声问:“江姐!有啥信带不?”
  
  “有。”
  
  “拿来,我一定带到。”
  
  “还没写哩。”
  
  “我望风,你赶快写。”
  
  “好!”
  
  江姐爬起来,找到一张极薄的毛边纸,又找来一根细细的竹签,调好用棉花灰兑水的墨汁。信,是写给小云儿(江姐之子彭云)的舅舅、共产党员竹安的。
  
  她提起竹签,首先写下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和希望:
  
  “苦难的日子快完了……我有必胜和必活的信心,自入狱日起(去年六月被捕),我就下了两年坐牢的决心。现在时局变化的情况,年底有出牢的可能。蒋王八来渝固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不管他若何顽固,现在战事已近川边,这是事实,重庆再强也不能和平、津、穗相比,因此大方的给它三四月的活命就会完蛋的。”
  
  江姐接着写到了狱中的生活:
  
  “我们在牢里也不白坐,我们一直是不断的在学习。”
  
  革命者对斗争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和曲折,总是做了充分的估计。江姐接着写道:
  
  “话又得说回来,我们到底还是虎口里的人,生死未定。万一他作破坏到底的孤注一掷,一个炸弹两三百人的看守所就完了……”

06.png

江姐一家三口惟一的一张照片


  想到儿子小云儿天真可爱的样子,江姐奋笔疾书:
  
  “假如不幸的话,云儿就送你了。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到底。
  
  孩子们决不要骄(娇)养,粗服淡饭足矣……”
  
  写完信,东方已是霞光千丈。江姐亲手把信交给自己的同志,她交出的是一颗共产党人的赤胆忠心,是一个伟大母亲对革命后代的关怀和期望……
  
  ( 来源: 红岩春秋,作者 杜之祥 系原中共万县地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奉节!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18183151303 传真: 邮箱:424357111@qq.com
地址: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县政路88号 邮编:404600
Copyright © 2004-2018 奉节在线运营中心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